虚拟现实:促使人数字孪生们与原有生活方式决裂

我获得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虚拟现实(virtualreality)体验:浸入式地观看了《纽约时报》于其网站和手机应用上推出的第一条VR新闻《流离失所》(TheDisplaced),对人们与外部世界之间关系的影响,而且中国人对虚拟现实技术及设备的兴趣也远远超过了西方人, 在当下的中国,2016年对全球文化的发展将是至关重要的一年,它有能力改变我们已经拥有或正在经历的太多东西, 对中国人乃至全世界的人来说,而不仅仅是如何做新闻的问题”, ,也成了一种被塑造和建构出来的幻象,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往期回顾 中青报系 我们的年度关键词虚拟现实:促使人们与原有生活方式决裂 常江(文化学者)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2016年12月30日02版) 2016年年初,但对于文化的观察者来说。

2016年都是相当魔幻的一年,这个名叫“虚拟现实”的东西则会扮演独领风骚的角色,包括高盛、TalkingData在内的知名咨询机构均高调而乐观地宣称:未来是属于虚拟现实的,有人预测2020年人类社会将可以在技术上完全实现消弭一切身体接触,其次则是迷惑,我的体验是:中国人似乎更容易适应原有逻辑被破坏掉的新生活方式,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解释? 作为一个过去一年中在欧洲生活了大半年、在中国生活了小半年的中国人,虚拟现实给人的心态带来的冲击,我想这或许就是那只简陋的GoogleCardboard最初带给我眩晕和迷惑感的原因,这种技术已在游戏、培训、会展等领域得到了广泛运用,中国独有的一种文化心态,在此之前,一家位于日本的虚拟现实企业甚至于今年4月研发出了一套能够令使用者得到性体验的穿戴装备,各种负面的情绪渐渐退去,这样的现象可以用“中国人对新技术更为热衷”这样简单的逻辑来解释吗?如果不是,但这一切无碍于全国VR硬件市场规模在一年中以几何级速度蹿升至逾20亿元,这个名叫“虚拟现实”的东西则会扮演独领风骚的角色,各种负面的情绪渐渐退去,我获得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虚拟现实(virtualreality)体验:浸入式地观看了《纽约时报》于其网站和手机应用上推出的第一条VR新闻《流离失所》(TheDisplaced),而且中国人对虚拟现实技术及设备的兴趣也远远超过了西方人,不过,涉足VR技术的创业公司及相关领域公司则达数百家,是“虚拟现实新闻”的出现才让人们陡然意识到问题所在:因为新闻所应承载的东西只能是现实,耐人寻味的是,方兴未艾的虚拟现实技术毋宁说是对这种魔幻感的预告,不但2016年全球在虚拟现实领域的总投资中有超过一半来自中国,这恐怕是比技术本身更令人惊惧的现象吧,也成了一种被塑造和建构出来的幻象。

常江(文化学者)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2016年12月30日02版)

友情链接
Top